LEARN MORE
CLASSIC CASE
典型案列
人身伤害赔偿
发布日期:2019-10-17 访问量:
高全凤、马骄与钟奎、都江堰市古堰公交有限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日期: 2014-04-08
· 法院: 都江堰市人民法院
· 案号:(2013)都江民初字第2508号

· 原告高全凤。
· 原告马娇。

· 二
· 原告
· 委托代理人蒲建,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告钟奎。
· 被告刘洪才。
· 被告都江堰市古堰公交有限公司。
· 住所地:都江堰市。
· 法定代表人胡宗贵,系该公司董事长。
· 委托代理人张斌,四川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 委托代理人窦远腾,四川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 原告高全凤、马娇与被告钟奎、刘洪才、都江堰市古堰公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堰公交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16日受理后,根据被告钟奎申请,依法追加刘洪才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
· 本案由审判员丁文独任审判,于2013年11月19日、2014年3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 原告高全凤、马娇及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蒲建,被告被告钟奎、刘洪才,被告都江堰市古堰公交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窦远腾均到庭参加了诉讼。
· 2013年11月22日原、被告向本院申请和解,本院予以准予,后双方协商未果。

·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原告高全凤、马娇诉称,原告高全凤系死者马麟之妻,原告马娇之父。

· 死者马麟无其它继承人。
· 2011年5月9日被告雇佣马麟驾驶川A×ד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从事客运工作,每月报酬3千元。
· 川A××客运汽车系被告钟奎挂靠被告古堰公交公司运营。
· 2012年11月24日20时许,死者马麟在为川A××加气时因他人寻衅滋事身亡。
· 侵权人已被法院刑法处罚并支付了原告生活帮助费12万元,但该帮助费不属于赔偿费。
· 原告因马麟在履职中死亡赔偿事宜与被告协商,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向原告支付4万元赔偿款后,就拒绝再赔偿。
· 原告于2013年10月16日向本院起诉,请求判令:1、三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06140元、丧葬费17936.50元、精神抚慰金3万元、办理丧事的合理费用3千元,计457076.40元,扣除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已支付部分,三被告应赔偿原告417076.40元。

· 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 被告钟奎辩称,被告钟奎对二原告与死者马麟的身份关系和马麟在本市蒲阳加气站为川A××加气时因他人寻衅滋事身亡的事实无异议。
· 被告古堰公交公司系川A×ד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法定车主,被告钟奎、刘洪才系该车的事实车主。
· 该车以被告钟奎名义挂靠被告古堰公交公司从事客运。
· 死者马麟系被告刘洪才雇请的驾驶员。
· 被告钟奎、刘洪才签订有协议,对安全责任、驾驶员雇佣等约定各自雇请,各自负责。
· 故被告钟奎认为死者马麟系他人侵权死亡,原告的损失应由侵权人赔偿,且马麟不是其雇佣的人员,被告钟奎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 被告刘洪才辩称,被告刘洪才对被告钟奎所述事实无异议,但认为马麟的死亡系他人侵权所致,侵权人已赔偿了二原告12万元,被告古堰公交公司也赔偿了4万元,故被告刘洪才不应再承担赔偿责任。
· 被告古堰公交公司辩称,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对二原告属死者马麟的唯一继承人、被告钟奎和刘洪才系AA1979“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的事实车主,二被告以被告钟奎名义挂靠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属从事旅客运输及马麟在为川A××加气时因他人寻衅滋事身亡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1、公司与马麟无任何关系,马麟系被告钟奎、刘洪才雇佣的驾驶员,公司并未对马麟进行过管理和发放工资,故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 马麟是因第三人侵权造成死亡,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公司也不应承担责任;2、原告主张的办理丧事的合理费用3千元,被告认为过高,应按照3人3天的误工工资计算。
· 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3万元,认为应由直接侵权人来赔偿。
· 原告主张的其余各项赔偿费用,请求法院依法判令;3、对于赔偿比例,因为死者马麟自身由于心脏有疾病,因此在划分责任比例时法院应予考虑该因素。

· 4、公司在事发后已经向原告支付了4万元,请求法院在判决是扣除我公司垫付的部分。

· 另侵权人已给付原告的12万元赔偿款也应在被告应赔偿款中予以扣除。
· 经审理查明:原告高全凤系死者马麟之妻,原告马娇之父。
· 马麟系被告刘洪才雇请的川A×ד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的驾驶员。
· 2012年11月24日20时许,马麟在都江堰市蒲阳镇上阳街444号第三加气站加气时与案外人游某某、焦某、肖某发生纠纷,被游某某、焦某、肖某殴打致多处擦伤,并当场死亡。
· 经四川省华西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马麟的死亡原因符合心传导系统严重纤维化死亡,马麟与他人之纠纷及体表皮肤多处擦伤为其死亡的诱因。
· 后案外人游某某、焦某、肖某犯寻衅滋事罪被处刑罚并在二原告出具刑事谅解书后向二原告支付了生活帮助费12万元。
· 马麟死亡后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向原告支付4万元赔偿款。
· 另查明,马麟除二原告外无其它继承人。
· 川A×ד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系被告钟奎、刘洪才共同出资购买,二被告以被告钟奎名义挂靠被告古堰公交公司从事旅客运输,被告古堰公交公司收取管理费。
· 被告钟奎和刘洪才于2010年9月23日就该公交客运汽车的经营达成协定,约定:1、客运车转让费、保证金各自分摊一半,车属所有权一人一半。

· 2、经营方式:一人经营一天,其收入归各自所有,安全事故各自负责。

· 3、运行过程中的责任:驾驶员及售票员由各自聘请,其工资各自承担。

· 上述事实,原、被告陈述一致,并有原告提供都江堰市天马镇人民政府、天马镇金华小区村民委员会共同出具的《证明》、马麟在被告古堰公交公司的公共汽车驾驶员《服务证》、川A××公交客运汽车《机动车行驶证》、四川省郫县人民法院(2013)成郫刑初字第446号刑事判决书,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向原告《公司经营模式概况》、被告钟奎提供的被告钟奎、刘洪才签订的《协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 本院认为:本案系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原告作为赔偿权利人在因第三人侵权获得赔偿后能否基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向雇主请求赔偿。
· 本院认为,第三人在接受刑罚处罚后向原告支付的生活帮助费12万元,实为侵权人对原告的损失赔偿。
· 在该赔偿金额不能弥补原告的各项损失时,原告可以基于马麟与被告钟奎、刘洪才间的雇佣关系向雇主行使补充请求权,要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但补充请求权的赔偿金额仅限于二原告因侵权所受到的各项损失,且应将原告已从第三人处获得的赔偿金额在总损失中予以扣除。

· 二、对原告的损失的责任承担。

·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 本案中,马麟是在为川A××加气时因他人寻衅滋事身亡,马麟受害时是在从事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活动,应认定为马麟在从事雇佣活动遭受人身损害,雇佣马麟的雇主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 而川A×ד南骏牌”公交客运汽车系被告钟奎、刘洪才共同出资购买并共同经营,虽马麟由被告刘洪才雇请,被告钟奎、刘洪才也通过协议约定安全事故各自负责,但该约定仅是内部约定,对钟奎、刘洪才具有约束力,对外不具效力。
· 故被告钟奎、刘洪才对原告的损失应共同承担雇主责任。
· 被告古堰公交公司与被告钟奎、刘洪才系挂靠关系,参照交通运输部2012第8号令《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五条  “国家实行道路客运企业等级评定制度和质量信誉考核制度,鼓励道路客运经营者实行规模化、集约化、公司化经营,禁止挂靠经营”之规定,被告古堰公交公司违反该规定准许个人所有的车辆挂靠被告公司运营并收取管理费,故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对原告的损失应承担连带责任。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  之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
· 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 本案中,马麟在加气时与第三人发生纠纷,其自身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且其身体患心传导系统严重纤维化疾病也是其死亡的损害结果的因素之一,故马麟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本院认为以马麟承担20%的责任为宜。

· 三、原告的各项损失的计算标准。

·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  第一、三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它合理费用”之规定,被告应该对上列损失予以赔偿。
· 对原告各项损失费用:
(一)、原告死亡赔偿金406140元,被告古堰公交公司、钟奎认为马麟系农业户籍,赔偿标准应当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被告刘洪才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未发表意见。

·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提交都江堰市幸福镇幸福小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能够证明马麟居住生活在城镇,故本院认定死者的死亡赔偿金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计算,本院确认死亡赔偿金为(20307×20年)406140元。

· (二)丧葬费17936.50元,原、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 (三)精神抚慰金3万元,被告认为请求过高。

· 本院考虑到此次侵权行为造成马麟死亡的严重后果及马麟自身疾病原因等因素,酌情确定精神抚慰金为2万元。

· (四)办理丧事的合理费用原告主张误工费按四川省2012年度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计算3人6天,交通费原告主张系自己提供交通工具,有燃油等开支,但不能提供交通费票据,请求法院酌情考虑,共计3千元。

· 被告同意误工费按省平均工资计算3人3天,交通费酌情支付。
· 本院认为原告办理丧事的合理费:误工费35873÷365天×3人×3天﹦884.54元、交通费被告同意酌情考虑,本院予以酌情考虑500元。
· 以上各项损失共计445461.04元。
· 原告自行承担89092.21元,被告钟奎、刘洪才承担356368.83元。
· 扣除原告已从第三人处获得的赔偿金额12万元及被告古堰公交公司向原告支付的赔偿款4万元,被告钟奎、刘洪才还应向二原告支付196368.83元。
· 据此,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 一、被告钟奎、刘洪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高全凤、马娇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和办理丧事的误工费、交通费等损失共计196368.83元。

· 二、被告都江堰市古堰公交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项判决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 三、驳回原告高全凤、马娇的其它诉讼请求。

·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 案件受理费6816元,减半收取3408元,原告高全凤、马娇承担682元,被告钟奎、刘洪才承担2726元。
·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员丁文
· 二〇一四年四月八日
· 书记员何磊
· 
 
上一篇:合同纠纷 二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